23歲月薪三萬,未婚,我媽說丟人!

文丨小狼女

01
 
獨居不是中老年的代名詞了,越來越多年輕人選擇獨居。
 
23歲的阿Sa被催婚。
 
嘮叨聲和碗筷聲交替響起,她聽著爸媽介紹的男士,“建筑工程師,年入百萬穩打穩扎。”
 
阿Sa沒有興趣,假期還沒結束就回到了上海。她是電商公司的一名會計,大學時在武漢讀書,后只身一人去到上海面試,實習,最后留在上海發展。

今年23歲的她,還代理了個品牌,搞直播,做社群,月入三萬,在老家買了一套房子。女兒那么能干,爸媽該高興才對,但一次口舌之爭,媽媽說了她一句,“自己一個人住,身邊就沒個人來照顧你?23歲還不結婚丟不丟人?”

農村里和城市里,無論是時間觀和世界觀,都有所不同。那些背井離鄉的年輕人,盡管在外面多拉風,回到家里沒結婚,多少惹人閑話,爸媽聽不得這些,當然會不滿意阿Sa的狀態。
 
阿Sa沒辦法和爸媽生氣,但心里還是會不好受。想當年剛到上海,手頭上的那點錢就只夠租城中村,沒有陽光,沒有大大的床,陰暗潮濕,偶爾有股發霉的味道。
 
女孩子獨自居住在城中村怕不安全,她就買了幾件男士大T恤和大褲衩,掛在陽臺上。叫外賣時,她有時會自導自演一出戲:
 
“老公,去拿下外賣。”
 
回應聲來自手機,是一段從網上截取的語音片段,“沒看見我在廁所嘛,你自己去拿。”
 
阿Sa假裝埋怨幾句,接著對門外的人說,“師傅你放門口,我一會兒再拿。”
 
不要低估一個獨居女性的智商和演技。
 
“獨居不安全,就一定要合租來湊?”阿Sa搖搖頭,光是工作就夠費腦子了,回到家還要顧慮別人。加班擔心影響舍友休息,看劇也怕打擾到別人,沒法按照自己的節奏走,沒有自己的空間,太磨人了。”

渴望過更好的生活,渴望在大城市站穩腳,阿Sa發了瘋地掙錢,現在搬進了小區過著相對自在的生活,其實,哪里丟人?
 
經濟越來越發達的社會,不婚、少子、長壽、喪偶、獨立的人越來越多,很多發達國家早早進入獨居時代。
 
在日本,社交生活有史以來圍繞家庭組織進行,現在日本獨居住戶達30%”.據預測,日本社會到2030年“單身家庭”將高達四成。
 
在美國,1950年,獨居年輕人為50萬人(18-34歲)。2012年,獨居年輕人漲了10倍,高達500萬人。有學者認為,獨居興起是美國社會經歷的最深刻變革。
 
獨居人口比例最高的國家是瑞典、挪威、芬蘭及丹麥,在那里,40%到45%住戶都是獨居者。
 
而中國,獨居人口從1990年的6%上升到2013年的14.6%。
 
民政部2018年的數據,中國單身成年人口已達2.2億,獨居成年人達到7700萬。到2021年,獨居成年人口將增至9200萬。
 
90后擁有絕對的個人空間和自我意識。催婚,催生,催錢,某種程度影響了打破了他們的界限感和隱私感。

青年們不甘,干脆執起行李包,逃離喧囂,追尋心靈凈土。
 

02
 
任何理想主義都需要代價,或者說是成長。
 
阿思來到深圳已有半年,在這之前從未離鄉背井,連大學都是住家里的。
 
“我媽管我很嚴,晚上10點不回家就開始啰嗦。畢業后果斷來深圳發展,一個人租了個小農房,沒有人整天嘮叨,耳根算是清凈了。”
 
深圳快節奏建設的故事聞名世界,阿思經常加班到深夜,回到家就倒頭大睡,那個小農房不是家,更像是個旅舍。

阿思第一次自己照顧自己,頭幾個月非常不適應。無數次把鑰匙落在家、被自己掉的滿地頭發氣到抓狂,切菜割破手指,擠不上地鐵,做好了飯沒帶,上班路上意識到燜鍋沒關跑回去關,結果遲到扣錢。
 
有兩次病了,孤獨感撲面而來。沒人給倒水,沒人給煮粥,只能自己拖著沉重的身體,拿起病歷本和社保卡叫車去醫院就診、打針。
 
“為什么還要留在這里?回家和爸媽一起住多好。”
 
 “因為自己一個人住后,長大了。” 阿思說,“有兩個房租壓力很大,我在家里吃饅頭,吃著吃著就哭了,也在想自己為啥要來這里,留在這里。吃飽后收拾東西時,突然覺得,我變獨立了。
 
能把房間整理的井井有條,會燒兩道好菜,會在洗衣服前要檢查兜里有沒有紙巾和零錢,還琢磨著學會了修洗衣機。
 
人們都是各自狼狽,不過是有人在狼狽中進化出光鮮。
 
年輕人渴望擁有自己的個人空間,到陌生的城市里工作打拼。常有人問為什么?為了虛無縹緲的理想嗎?
 
談理想太空,談詩和遠方也過時了。我倒覺得,90后不過是經歷該經歷的事情,不過是學著長大。
 
 
03
獨居時代下的“一人”經濟
 
大城市里,獨居成本太高,很多人選擇合租。
 
可合租說到底,不過是同一屋檐兩個世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作息規律,每個人都希望錢包漲了后能自己的空間。甚至有90后朋友跟我說,她最理想的戀愛狀態,是和男朋友共居中獨居。
 
什么是共居中獨居呢?
 
在廣州,一批單身住宅商業體興起。商家瞄準了某些矛盾,就推出了新型單身住宅。
 
有一些青年公寓,一個大房子里劃分3~4間,不同青年住在自己的房間里,而房間里的廚房,陽臺、廁所共用。有時會將兩個房子打通,那一個房子就有7間房。
 
 
一棟房子有幾層這樣的房子,而樓下一般還會設置公共區域,比如咖啡區、健身區、甚至還有會議室,供公寓租戶使用。
 
這類人性化設計廣受好評,像是鬧市中設立“一人”空間,既滿足青年們獨居需求,又可以滿足社交需求,聽說還有些青年搬走后,還是會回來和曾經一起住的舍友定期聚會。
 
“一人”卡拉OK也是這樣的設計思路:
 

 
在西方國家,獨居時代已經領跑多年,荷蘭阿姆斯特丹,就率先開了第一家專為“一個人”設計的餐廳 Eenmaal。
 

 
在中國,有大量因為推出“一人食”餐飲文化而走紅的餐廳:
 
筑底食堂因一張網紅單人桌刷屏抖音,上百條視頻,最高點贊量161萬;
 
2017年專為單人就餐服務的餐廳“壹食一”誕生,一人食燜鍋飯一經推出就廣受好評;
 

 
武漢一家參照日式居酒屋的餐廳的火鍋店,搬出神話,“吃的不是寂寞,自在。”
 
餐廳設置為“島區”“隱區”“尋區”“無界”四個區域。“一人食”區域位于“尋區”,共12個座位,每個座位前安裝有卷簾,服務員上菜時直接掀開卷簾送進去。
 

 
就連外賣也推出一人食套餐,望湘園、和記小菜、金百萬、70后飯吧、小南國、樂凱撒等餐飲品牌推出“一人食”套餐。
 
數據顯示,「望湘園」旗下“湘小遞”一人食套餐月銷4萬份,足見受歡迎程度。
 
還有,在95后圈子盛行的吸貓文化,不少青年周末一個人去擼貓。
 
2004年超過60%美國家庭飼養了寵物,其中24%為獨居者所有。寵物從人們的附屬物角色,轉變為獨居者的陪伴者。在中國,不乏為空巢青年提供寵物付出個性化消費的。
 
整個社會環境都在告訴你,你一個人,可以的。
 
于是,青年們真的,一個人就可以了。
 
 
04
 
獨居青年的未來,就是獨居中年、老年,很多人擔心安全隱患。
 
比如竇文濤在《圓桌派》說的,自己心臟不好,有次半夜心臟跳得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問題。等后半夜沒什么事,但是開始自己嚇自己,擔心自己會不會就這么離去。
 
回顧過去,我們的家庭一點點被社會化。各類為獨居設計的服務涌現,連竇文濤擔心的問題,都有人設置了急救鐘這類產品。再看看現在的中國物流,一個電話,什么都到了。
 
獨居意味著經濟社會的發達,社會給予了足夠的條件,能幫我們解決很多問題。況且,獨居是趨勢,回顧整個人類發展史,還沒有誰能逆勢而行。
 
日本NHK電視臺錄制過一期紀錄片《七位單身老太太共同生活的十年》,講述七位71歲到83歲的單身女性老年人,購置了同一幢公寓的不同房間,共同生活了十年。
 


她們既是友鄰,也是姐妹,互相幫助,彼此支持。這一紀錄片被一些中國的博主轉載后,得到了不少網友的贊許,稱其為“理想生活”。
 

 
你看,萬事萬物,存在即合理。人類一直在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才進化至今。
 
沒必要哀嘆當今社會的變幻風云,永遠有人能在趨勢下綻放生命的色彩。
 
 
05
 
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娛樂,一個人擼貓,一個人住,聽著都有點悲涼,就像我們看著日本青年不愿社交,日本經濟頹靡,多少有點慨嘆。
 
可中國90后對個人空間的需求,是任何一代人無法理解的,也是世界其他人難以理解的,基于國情,基于時代,獨特無比。
 
你看著他們孤獨的吃飯,好像很可憐,但你得知道,多少90后童年就是這樣吃飯的,哪里像上一代人那樣,一大家子齊人才吃飯。
 
成長過程充滿了孤獨感,人一旦適應了孤獨,就離不開了。
 
所以你會發現,90后們步入職場,總是很需要獨立思考的時間和空間,沒有誰能接受得了每天像個機器人那樣干活。他們需要那種孤獨。
 
他們白天焦躁、晚上就熬夜思考人生,渴望工作和生活能分開,渴望和戀人有適當的距離。他們對個人空間的渴求,就證明他們早就學會了和孤獨相處。
 
但想想我們的先輩,想想那個面朝黃土腳朝天的時代,他們哪里會抱怨沒有生活,哪里會天天喊著需要獨處空間,哪里會需要思考時間。
 
時代造就了不同人的特色,指責他們太矯情,那就太不公平了。斥責他們的自我意識,破壞他們的個人空間,更是不厚道。
 
中國的獨居青年,終究和拘謹、不愛說話的日本青年不同。他們不是因為害怕群居而獨居,他們是需要孤獨。

 
孤獨一定是孕育創造力的。
 
著名德國哲學家叔本華曾總結,才思敏捷之士,偏好孤獨。


《一切都在孤獨里成全:叔本華的人生智慧》收集了他的經典哲學作品,以孤獨為線索,用哲學眼光對人類的世俗生活進行了觀察和分析,特別對命運、自由、救贖、文學、教育等人生問題闡述了自己的觀點。
 
古往今來,大凡有大成就的人,無不是在“孤獨” 中升華和創造的。 
 
看看抖音上、快手上,你能看到年輕人有多上癮,就能看到年輕人的創造力有多豐富。
 
一些玄學家曾經預示,當中國走到2030年左右,所有90后步入三十歲以上,中國會非常強大。
 
閱歷終將沉淀智慧, 苦難終將轉化成財富,你就會發現90后在孤獨中孕育的創造力有多大。
 
 
06

別以為獨居是單身人士的專屬,身邊一些結了婚,婚姻很幸福的朋友,也希望有“獨居的時間。”
 
女性渴望婚前能湊到首付買一套房子,物質上來說是建立自己的婚前財產,精神上來說,她們更想是結婚后吵架了,能有個放肆的窩。
 
哪怕是婚姻中的女性,也會自己單獨再買一個公寓,又或者在家里設置自己的書房、工作空間。
 
可能有人覺得沒啥人情味,甚至覺得現在的年輕人為啥冷冰冰的。我倒不覺得這是什么壞事,因為看到了他們追求獨立的一面。
 
人越來越獨立,兩個人的結合關系就更成熟,無論是物質還是精神,都提升了一個境界。

物質關系獨立,情感就隨之減少綁架之意:我跟你在一起,不是因為我需要一個人照顧我,而是我僅僅想跟你在一起。

兩個互相依賴,互不分家的人,最不能挺過生活的風浪。互相推卸責任、兩夫妻吃相難看的案例,我們又不是見得少。
 
兩個獨立的人談戀愛,人性里的信任會放大,真正的愛會萌芽。
 
回不去,就看未來。點個“再看”,愿每個獨居青年,慢慢長大,收獲幸福。


作者:小狼女,青年成長博主,商業觀察者,時尚水瓶座。人清醒時最痛,最痛時躍遷,時光有限,狼性成長。關注易簡讀書(yijiandushu),用閱讀對抗無趣。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茂林之家  > 品味生活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擁有“獨處自由”的年輕人,很爽
520,我們來聊聊單身經濟學
生于90年,死于出租屋
空巢青年的心聲:我們是如何淪為繁華城市的貧困者的?
空巢青年、空巢老人、留守兒童 大家真的越來越孤獨了?
一人食增長趨勢明顯,單身“空巢青年”能否引爆?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今日河南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