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仙和詩圣相擁,哭得稀里嘩啦。

    說到詩歌,李白是第一個要提到的人物。

    他將人類想象力的極限,拉高到一個空前的位置,這一千多年來無人超越,甚至無人挑戰。

    不服不行。

    李白專治不服。

    他的詩,但凡中國人,都能背誦幾首。

    有的人特別夸張,邊背邊哭——這世上怎么還有如此玩弄文字之人?

    他喝酒,空前提升酒的文化意蘊,導致酒的成交量上升。如果說千百年來中國白酒有一個代言人,也只能是李白;

    他交友,不僅前輩大詩人賀知章、孟浩然是他的鐵哥們,就連木訥的杜甫都圍著他轉。兩人共睡一張床,詩圣迷他,迷得不要不要的。杜甫從來不對第二個人這樣。

    寫詩、喝酒和交友,別人都可以學。有一樣根本學不來,那就是他的個性。

    什么個性呢?

    一個字:拽。

    可是他再牛,按世俗的定義,他也不能避免人生的三大失敗。

    失敗之一,官場。李白是一個有理想的人,他曾跟朋友說,“吾身長不滿七足,而心雄萬夫。”

    問題在于,李白根本不屑參加科舉考試,也不想從小官干起。

    用現在的話來說,沒有基層工作經驗,不堪大用。

    官場自有其運行規律,李白玩得轉文字,卻玩不轉官場。

    蹉跎歲月、中年苦悶之時,他忽然想起家鄉的名山大川,寫了一篇《蜀道難》。

    那句“蜀道難,難于上青天“的慨嘆,大約是他內心在大片大片泛苦水——原來要進個步,這么難。

    對于官場,李白遠沒有人們想的那么超脫和淡然。

    有人考證,李白背過全本的《貞觀政要》,而那是指導官員如何成長,最終成為宰相的一本書。

    夜深人靜,他熱血難涼。爬起來給荊州長史兼襄州刺史韓朝宗拍馬屁——

    “生不用封萬戶侯,但愿一識韓荊州。”

    除了韓朝宗,他還先后給10多個達官貴人們寫自薦信,意思都一樣,“給我一個機會,還您一個驚喜”。

    但估計那些信件都被扔進了垃圾簍。

    他只能把夢想藏在心中,通過寫詩緩解痛苦,轉移注意力。

    事實證明,只有寫詩這條路才真正屬于他。

    后來文名漸盛,又有玉真公主轉發推薦,情種皇帝唐玄宗也想認識李白。

    盛世嘛,多一個人來歌頌,不是壞事。

    何況這個人的詩,讀起來還真有點意思。

    對于朝廷發出的offer,身在湖北安陸的李白喜出望外,行李都沒收拾好就開始趕路。

    這種心情,他是一定要第一時間記錄下來的。所以有了“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爽歪歪,飄飄然,似乎快要上天了。

    實在是高興得太早了。他那狂放的脾氣,又怎能融入官場?

    果然,時間不長,他就對那個給皇帝拍馬屁的虛位很是厭煩。

    好像唯一的好處是,因為沾了皇宮的邊,他隨時有酒喝,有人搶著買單。

    他內心很矛盾。

    一方面渴望官位,想成為老鄉司馬相如那樣的人,天子尊敬,流芳后世;

    另一方面,他性格至真,很難與官場老油條們共事。

    老油條之一的高力士,在皇帝身邊幾十年,已經練成人精。雖然平常只是給大伙傳個旨,陪皇帝聊聊天,但在朝野內外,有廣泛的影響力。

    李白一喝酒,什么都忘了。

    他使使眼色,抬抬手,示意高力士脫靴,楊貴妃磨墨。

    真是膽大包天,活膩味了。

    貴妃倒是喜歡他。甚至不止欣賞他的才華,隱約還有男女之間的那種愛慕。

    可他不該得罪高力士,生理上有缺陷的人,天生敏感。

    高力士召集心腹,上下其手。很是熟練,過去他們就是這樣整人的。

    果然,不久李白就被趕出長安。

    那座城市美麗如斯,卻成了他的傷心地。玄宗愛才,給他留了點面子,美曰“賜金放還”。

    李白的政治生命徹底宣告終結。

    失敗之二,家庭。李白勤于寫作,卻罕見提到他的家人。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這詩流傳甚廣,一直被小學教材選用。

    只有20個字,卻情真意切。讀者吟誦著,很容易感動流淚。

    但事實上,李白25歲離開家鄉四川后,再也沒有回去過。

    不管他住了十年的安陸,還是流浪多年的長安,離四川并不遠。

    但他就是不回去。

    于情于理,這都有點講不通。

    他在四川有不少兄弟姐妹,還有十分寵愛他的父親李客。

    但他再也沒見過他們。

    不僅如此,他的四段婚姻,好些個孩子,也極少出現在他的文字中。

    李白的親情呢?

    “酒隱安陸,蹉跎十年,”里面全是他對生活的慨嘆,沒有給家人留位置。

    估計前宰相的孫女許氏也會郁悶:原來,我愛上了一個不回家的人。

    李白的第二任妻子、紹興的劉姑娘更加剛烈,兩人吵過不少架。

    后來劉姑娘一氣之下,跟人私奔。

    這段感情應該對李白打擊很大吧?但從他不記錄。他寧愿去記錄一場酒局,或者一場秋雨。

    他跟一個姓魯的文學女青年同居過一段,對于這段沒有名分的關系,他更可以心安理得,不掛在嘴邊。就好象她不存在。

    最后一段與宗氏的姻緣,是黃昏戀。那時他已55歲,被生活折磨得身心俱疲。

    對宗氏,他也懶得寫上只言片語。當時他詩名極盛,生活卻極其潦倒。

    一般情況下,作家都會給家人寫點東西,比如近年特別暢銷的清朝讀本《浮生六記》就是典型。

    與李白同時代的大詩人白居易、杜甫、元稹和李商隱,都很重視墓志銘,但李白對此一點都不感冒。

    就連父母的紀念文章,他也沒有心思去寫。

    一個如此內心狂放、滿腔浪漫的人,反而經營不好身邊的親情?

    他的家人,又是何等委屈?

    失敗之三,求道。李白是求道追仙的忠實信徒。

    很小的時候,他唯一的課外愛好就是看道士們煉丹。

    他的家鄉綿州匡山一帶,有不少神情嚴肅的道士,好像他們要照顧大唐人民的精神生活,每天討論一些玄乎的東西。

    他們相信,只要方法得當,人是可以實現長生不老目標的。

    對這一點,李白也深信不疑。他很多次買來礦石,在家中煉丹。有一次差點燒了房子。

    后來,丹是煉出來了,他第一時間吞吃。

    結果肚子不舒服,上廁所拉了好幾次。

    但他從不氣餒,一輩子都是。

    他的頭號粉絲杜甫,與其說是他的詩友,還不如說,更像是他的尋仙伙伴。

    他們結伴,一起走了好幾個省,追尋那些美麗但模糊的傳說。

    有一回,他們一起去尋訪著名道士華蓋君。

    聽說華老師已經病死,詩仙和詩圣相擁,哭得稀里嘩啦。

    其實,李白又何必執著。

    他的文學成就,早已令他永生。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茂林之家  > 人物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詩仙”李白,“詩圣”杜甫,古代文人的別號雅稱,你知道多少?
名人與高考——李白篇
在熱情洋溢的盛唐時期,文人墨客的生活有多灑脫
李白是詩仙,杜甫是詩圣,你知道詩魔詩鬼詩奴詩囚是誰么
“詩仙”、“詩圣”都是誰?
《一生作詩一首 詩仙詩圣甘拜下風》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今日河南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