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歲樊錦詩獲2000萬獎金:深居大漠57年,一生只為敦煌

    2015年,香港嘉華集團主席呂志和捐出20億港元,設立“呂志和獎”,一年一評,獲獎者能獲得2000萬港元(約1800萬元人民幣),將近是諾貝爾獎的2倍。

    袁隆平就是第一屆“呂志和獎”得主。

    這些年得過獎的還有美國前總統卡特、全球可再生能源鼻祖漢斯?約瑟夫?費爾和世界氣象組織等名人和重要國際組織。

    不過,今年有一位81歲的女士,“爆冷”拿到了這個獎項和2000萬港幣的獎金。

    她就是:樊錦詩。

    說是“爆冷”,是因為她和她的故事在之前,社會大眾很少有人知道。

    1. 這位81歲的老人收了敦煌57年

    這位81歲的老人,深居大漠57年,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守護敦煌莫高窟。

    位于甘肅省河西走廊西端的莫高窟人稱“沙漠中的大畫廊”。它承載了中國1500多年的歷史變遷和藝術沉淀,也見證了最初的東西文化融合。

    莫高窟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366年(東晉時代),現在有735座洞窟、2000多尊造像、4.5萬平方米的壁畫……是中國現存規模最大,內容最豐富的古典文化藝術寶庫。

    著名的日本放送協會(NHK)專門拍了一部介紹敦煌莫高窟的紀錄片,名字就叫“美的全貌”。

    就在這些炫燦的壁畫背后,是一代又一代莫高窟人的堅守和奉獻,而樊錦詩就是其中之一。

    敦煌莫高窟與許多文化遺產一樣,既有珍貴稀有的價值,又有脆弱易損的特點,漫漫戈壁灘,敦煌莫高窟長期經受著風沙的侵蝕,57年來,樊錦詩堅守大漠,敦煌是她奮斗一生的事業,她曾說:“我心歸處是敦煌”,這種責任感、使命感讓人為之動容。

    樊錦詩,是現任敦煌研究院院長,在大家看似體面的工作背后,又藏著怎樣的辛酸?和“敦煌的女婿”之間又有怎樣的故事?

    2. 相識未名湖,相愛珞珈山,相守莫高窟

    樊錦詩1938年7月出生在北平,后來全家搬遷到了上海,學習成績優異的她順利考入了北京大學,可能是從小受到父親影響,偏愛歷史的她,毅然選擇了“冷門”考古系。

    1962年,樊錦詩成為去敦煌實習的一員,這是她第一次來到敦煌,她曾回憶當時情景“初見敦煌,驚艷無比。”

    但敦煌的苦同樣令她心驚,洞外黃土漫天,簡直像“住在土里”……她曾想趕緊“逃離”這里,但又放不下莫高窟的一切,她想著,一代又一代的莫高窟人都能堅持,為什么我不行?

    在這種環境極其惡劣的情況下仍然堅持的樊錦詩,由于身體太過瘦弱、水土不服,最終提前結束了實習返回學校。

    她本以為今后再也無緣回到敦煌工作,但沒想,她畢業的時候,敦煌研究所向學校提出,讓她去敦煌工作,這一消息被樊錦詩父親知道了,父親擔心她羸弱的身體,又舍不得女兒去那么遠的地方受苦,希望學校可以重新分配工作,于是寫了一封請求信希望女兒可以帶給學校領導,然而這封信卻被樊錦詩留了下來。

    她說“祖國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

    她不僅“舍棄”了北京上海的安定,還“舍棄”了戀人彭金章。

    彭金章與樊錦詩是大學同學,畢業后,彭金章被分配到武漢大學,樊錦詩也服從分配去了敦煌。

    那一年9月,她去了敦煌研究院就再也沒離開過。

    因為愛的深沉,就算相隔千里,距離和時間也并不能成為他們的阻礙,從敦煌到武漢,從武漢到敦煌,一份份滾燙的信件就是他們愛的見證。

    4年后,樊錦詩假期來到武漢,他們在彭金章武漢大學的宿舍,舉行了婚禮。至此,兩人開始了長達19年的分居生活。

    他們婚后育有2個兒子,由于樊錦詩工作太忙,根本沒時間照顧倆孩子,后被彭金章接回武漢,他又當爹又當媽,但從未抱怨過妻子一句。

    1977年,樊錦詩被任命為敦煌文物研究所副所長,為了成全妻子的事業,為了改變這種不正常的家庭局面,1986年,已經快50歲的彭金章做出了最艱難的決定——放棄武漢大學的一切,奔赴敦煌。

    那時,他已經是武漢大學歷史系副主任、考古教研室主任,來到敦煌,一切就得重頭開始,這對一個男人來講,是多么大的事業犧牲!

    終于,在時隔19年后,他們一家在敦煌相聚。

    彭金章來到了敦煌,開啟了自己從未涉獵過的考古方向。后來在他的主持下,莫高窟有編號的洞窟數量從492個增加到735個,同時,還在莫高窟北區挖出了回鶻文木活字、景教十字架、波斯銀幣等等,所作貢獻為世界矚目。

    樊錦詩曾說過那么一句話“你對它有深深的愛,就會想盡一切辦法去保護它”。

    她和先生彭金章實實在在的在為敦煌“做事情”,想盡一切辦法的保護敦煌。

    為了讓敦煌“永生”、莫高窟“容顏永駐”,60歲的她提出要為每一個洞窟、每一幅壁畫、每一尊彩塑建立數字檔案,用高清數字化內容向全球展示敦煌之美,經過不懈努力,2016年5月1日“數字敦煌”正式上線,這時的樊錦詩已經78歲了。

    全球網友只要點擊鼠標,便能免費觀覽莫高窟30個經典洞窟的高清數字化內容,就像在石窟中游覽一樣,甚至比石窟中看到的更加清晰。

    2017年7月29日,“敦煌的女婿”彭金章先生去世了,享年81歲。

    對于相伴一生的愛人,樊錦詩說道:“我們家先生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好人,遇到這樣的好人,是我一生的幸運。”

    他們倆曾經的誓言是:“相識未名湖,相愛珞珈山,相守莫高窟。”他們用愛和生命踐行了這樣一個神圣的誓言。

    借用電影《尋夢環游記》中的一句臺詞:死亡不是真的逝去,遺忘才是永恒的消亡。

    所以彭先生肯定會永遠活在樊錦詩的記憶中。

    3. 丈夫逝世 她仍然繼續著“敦煌夢”

    雖然彭金章先生離開了,但樊錦詩總覺得,丈夫還在身邊,帶著丈夫的那份愛與支持的力量,樊錦詩繼續著她的敦煌夢。

    半生黃沙為伴,深情守護敦煌,對促進敦煌文物的保護事業作出的貢獻,得到了學術界的一致認可。

    學術大師季羨林極力曾稱贊樊錦詩,用到了一個詞:功德無量。

    面對網絡上對她“不離不棄堅守敦煌”一系列鋪天蓋地的報道,她在10月12日,國家文物局舉辦的“莫高精神”宣講報告會上,面對600多位聽眾,她主動打破光環的說道:“我不像很多報道中寫到的那樣厲害,我是服從國家分配去的敦煌,幾次想離開都沒有離成。”

    樊錦詩說完,臺下聽眾都笑了,嘴上總說著要離開,卻從未離開半步。

    對于名利得失,樊錦詩也早已看淡。

    “要計較得失,我早就離開敦煌了。”

    在現在這個浮躁的社會,人們總是抱怨獲得的太少,但樊錦詩卻看得開,“生不帶來,死不帶走”。

    樊錦詩到了60多歲才在上海借錢買了自己的第一套房,但她一直忙于莫高窟的工作,很少回上海,最后把房子給了自己的孩子。

    說起呂志和獎的獎金,她說:“我對這個錢沒有別的盤算。我在想,怎么用這筆錢去做更有意義的事情,能為這個世界的和諧與發展作貢獻。”

    在她寫給北大新生的信中,她提到“我幾乎天天圍著敦煌石窟轉,不覺寂寞,不覺遺憾,因為值得。我這一輩子就做了一件事,無怨無悔。”

    其實,樊錦詩的背后站著一代又一代的莫高窟人。

    他們把保護莫高窟當成了自己的青春,是他們的堅守和奉獻,才將一座重煥光彩的藝術寶庫呈現在我們面前。

    而對于我們每個普通人而言,文物和文化遺產的保護,并不僅僅是這些專家的工作,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和義務去保護好這些藝術瑰寶,讓它們能得到更好的保存和延續。

    作者:華妹

    ◇ 本文圖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茂林之家  > 人物春秋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好友眼中的樊錦詩:生活中節儉樸實 吃飯必須光盤
25歲北大才女拋下戀人遠赴大漠,50年苦守終成“敦煌女王”,還感動了全中國!
真正的愛情,從不會上熱搜!北大情侶死守58年,為中國留住1700年文化遺產
北大情侶為守大漠國寶,異地23年終相守:良人需等待,歲月從不負深情!
半個世紀的堅守!“敦煌女兒”想讓莫高窟再活1000年……
真正的愛情,從不會上熱搜!北大情侶堅守58年,為中國留住千年文化遺產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今日河南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