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孤臣致命秋:那一年,范成大踏上他的危險旅途

        這趟旅途,要么死,要么開掛建奇功。

        當然,他贏了!

        因為這次開掛,他成為南宋中興四大天王之一。

        現在的姑蘇城外不僅有寒山寺,還有宋代孝宗皇帝御賜的“石湖”,晚年的范成大便曾在此安度余生,自號石湖居士,留有《石湖集》、《攬轡錄》、《桂海虞衡集》于世。

        孤貧少年

        現在我們把時間撥回到八百多年前的公元1126年,這一年正好是靖康元年,金兵南下,舉國顛沛,范成大便出生在這種國破山河在的環境。

        公元1127年四月,靖難爆發,徽宗、欽宗被金兀術點了全家桶。

        公元1129年,發現全家桶里面少了個雞腿的金兀術再次領兵南下,發誓要搜山檢海捉趙構,次年攻破平江(蘇州),守臣不戰自退,金兵燒殺搶掠,一片哀鴻,城內十室九空。

        此時的范成大是幸運的,提前跟著他爹躲到了昆山去,逃過一劫。雖然只有四歲,這一波驚嚇估計也給他留下了不少童年陰影。

        老爹范雩是宣和五年進士,是枚老儒生,嚴于家教,范成大也是年少有為,十二歲“讀遍經史”,十四歲作文行云流水。只可惜父親走得早,留的少,公元1144年(紹興十四年),范父因病身亡,范家一夜回到解放前,十九歲的范成大看著一大群弟弟妹妹們,作為老大的他只能既當兄長又當爹,白天烈日下搬磚,晚上青燈伴苦讀。

        公元1154年(紹興二十四年),窮得連路費都沒有的范成大在朋友樂備的資助下參加了禮部組織的鎖廳考試,放榜之日,張孝祥高居榜首,范成大、樂備也幸運在列。

        接下來范成大便開始了開掛的人生。

        不辱使命,怒懟金主

        讓范成大“C位出道”開了掛的危險旅途是哪一回呢?

        坐好,聽我說。

        公元1162年,完顏亮領兵南下找趙構收保護費,被范成大同期進士的同學虞允文給干趴下了,然后金國內亂,完顏亮掛在了長江邊上。

        雖然贏了,趙構卻嚇傻了,直接禪位給了趙昚!

        這個趙昚,就是宋孝宗。

        公元1163年,孝宗覺得機會來了。

        這宋孝宗趙昚什么人?

        南宋最牛逼的皇帝,沒有之一!妥妥的NO.1!

        三十多年的備胎生涯讓他見夠了他叔父趙構在逃跑時屁股后面卷起的那陣青煙,所以一上來就想翻滾起來,所以趕緊召集老將張浚去痛打落水狗,結果反而在符離被咬得慘不忍睹,完敗!兩年后,雙方都耗不起了,就簽了個《隆興和議》。然后趕緊恢復生產,爭取再戰,南宋便有了“乾淳之治”,金國也在完顏雍的帶領下進入到“小堯舜”時代。

        其實吧,輸了也沒啥,反正協議也簽了,大不了臥薪嘗膽再干,但這宋孝宗就是和趙構不一樣,突然有一天,他越想越想不通,因為之前趙構簽的《紹興和議》中明確規定宋向金稱臣,每年交二十五萬兩保護費(歲貢),然后金國使者送國書來時,宋朝皇帝要起身迎接,就是一個君臣之禮。

        但當時《隆興和議》簽訂的背景不一樣,當時雙方都陷入拉鋸狀態,誰也干不贏誰,所以協議中改了很多內容,比如給金國的保護費“歲貢”改成了“歲幣”,給他們的文書“奉表”改稱為“國書”,這樣一改,面子上也過得去,南宋不再向金稱臣,而是國家了,但這份協議中最悲催的事情就是剛才那個遞交國書的禮儀那句話忘了改。

        南宋 趙伯骕 萬松金闕圖卷局部

        所以孝宗皇帝不爽了,本來上來吧,想著燒一把火,證明一下自己很牛逼,沒想到賠了夫人又折兵,現在還要每年去低頭哈腰一次,自己作為皇帝,這面子上太過不去了啊。

        公元1170年,受夠了的趙昚找到當時右相虞允文商議更改和議事宜,一是要收回土地,二是更改禮儀。

        這虞允文一聽,頭都大了,弱國無外交啊,自古國家的戰事大多都是因為自己認為自己翅膀硬了,不認同之前承諾所引發的,這可不是小事,思前想后,虞允文給趙昚出了個餿主意:以孝為名,以使帶話。

        什么意思呢?要土地,委婉一點,說是出自孝道,要回先皇陵寢之地。至于改禮儀,干脆不寫在國書上,直接讓使者口傳,這樣對方也沒有證據說是你孝宗干的這傻事。

        這孝宗大腿一拍,妙計!

        但群臣聽到這個消息,頭更大,漢代的蘇武牧羊就是前車之鑒啊,誰也不敢上,像事先約好的一樣,一片反對,首先站出來的是左相陳俊卿,他絲毫不給趙昚面子:“陛下痛念祖宗,思復故疆,臣雖疲駑,豈不知激昂仰贊圣謨,然于大事欲計其萬全,俟一二年間,吾之事力稍充乃可,不敢迎合意指誤國事。”《宋史.陳俊卿傳》

        什么意思呢,趙昚你個菜鳥,翅膀才開始撲騰就想飛,還是算了吧!

        當然孝宗也不是好惹的,然后陳俊卿就打包回家了......

        接下來是愣頭青吏部侍郎陳良祐也上書勸孝宗死了這條心,言辭懇切,據理力爭,孝宗十動然拒,也請陳良祐回家抱孫子去了。

        南宋 趙伯骕 萬松金闕圖卷局部

        這下虞允文為難了,自己挖的坑,說什么也要去踩啊,接下來就輪到他的心腹李燾了。

        李燾一想到要去與虎謀皮,決不肯去。

        這下麻煩了,連自己心腹都搞不定,這個坑難道虞允文自己去填嗎?不行,還得繼續找。

        我們的主角范成大該出場了!

        接下來虞允文找到了范成大,壓根不用什么三寸不爛之舌,范成大一聽到消息,慨然應允。

        就這樣,公元1170年,范成大抱著必死的決心,安排好后事,哼著“枕風宿雪多年我與虎謀早餐”準備出使金國。

        臨行前,孝宗密詔范成大,讓他親傳口諭和金商討國書禮儀事宜,這下不是與虎謀早餐了,直接變成了與虎謀皮了。

        沒辦法,反正都是九死一生,無所謂了。范成大義無反顧地踏上了他的危險旅途。

        路過汴梁,范成大填詞一首:

        萬里漢家使,雙節照清秋。舊京行遍,中夜呼禹濟黃流。

        寥落桑榆西北,無限太行紫翠,相伴過蘆溝。

        歲晚客多病,風露冷貂裘。
        對重九,須爛醉,莫牢愁。黃花為我,一笑不管鬢霜羞。

        袖里天書咫尺,眼底關河百二,歌罷此生浮。

        惟有平安信,隨雁到南州。

        ——范成大【水調歌頭又燕山九日作】

        就這樣,范成大一路風餐露宿,啃雪食氈,跌跌撞撞來到金都燕京(北京)。

        一到燕京,范成大趕緊寫好請求更改國書禮儀的笏板,偷偷藏了起來。

        大殿上,范成大進獻孝宗準備好的國書,慷慨陳詞,一番恭維,世宗聽得如癡如醉,一看完顏雍開始飄了,范成大話鋒一轉,趕緊將事先打好腹稿的受書禮儀事宜說了出來,然后掏出了笏板,這完顏雍一臉懵逼,然后馬上反應過來,這是玩陰招啊(金主大駭,曰:“此豈獻書處耶?”),金朝大臣也慌了,趕緊一擁而上要把他拖出去,范成大想著反正都是一死,干脆跪立不動,你不收國書老子就不起來

        這完顏雍也很尷尬,一直崇尚漢文化的他深知即便兩國交戰,也不斬來使,何況現在是和平年代,為了緩和氣氛,就只能說考慮考慮,讓范成大先回酒店等候通知,結果范成大杠上了,還一直跪著,你能想象出保持跪著的姿勢被人架出皇宮的抬回驛管,大臣民眾群起圍觀的場景嗎?

        金人受得了嗎?

        受不了!

        太子完顏允直接不爽了,準備帶兵直接沖進驛館擊殺范成大,一了百了,幸好越王(完顏雍庶長子)衡權利弊后及時阻止才罷。

        南宋 趙伯骕 萬松金闕圖卷局部

        經歷一番驚心動魄,范成大最終毫發無損而歸。金世宗雖不同意修改國書的受書禮儀,但還是同意按照先前國書所述歸還宋欽宗棺槨,并且允許南宋遷走河南皇陵。這次出使,范成大雖沒有滿足孝宗私心,但卻讓金國君臣刮目相看,最后保全氣節凱旋歸來。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最后對范成大此次出使的評價是:范成大牛逼啊!

        成大致書北庭,幾于見殺,卒不辱命。俱有古大臣風烈,孔子所謂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者歟?

        范成大在金這二個月,除了前文的《水調歌頭》,在驛館中他還寫了一首《會同館》表明心跡:

        萬里孤臣致命秋,此身何止一漚浮。

        提攜漢節同生死,休問羝羊解乳不。

        ——范成大【會同館】

        老子就是漢代的蘇武,不要問老子公羊產不產奶,有本事把老子丟到蒙古去放羊吧......

        然后還將一路所見所聞寫成了一本流水賬——《攬轡錄》,一本按照陸游囑咐寫的旅行日記,表面是舊都汴梁的一片殘破,中原遺民“習胡俗已久”的黍離之悲,實則還隱藏了各種間諜軍事信息,甚至還將東京城中一門一樓的名字都作了標注……

        平生故友端有幾

        自打南歸后,范成大也深得孝宗皇帝賞識,隨即被任命為中書舍人,一路青云直上。

        公元1175年(淳熙二年),范成大受任為敷文閣待制、四川制置使、知成都府,在這里他和陸游開啟了兩個老男人間“平生故友端有幾”的溫情友誼。

        很多人認為陸游和范成大相識相知于成都,其實不然,如果梳理他們各自的時間線,你會發現有很多相互重疊的地方。

        要說范成大和陸游的死生之交,還得把時間倒撥回公元1154年的那場鎖廳考,那一年人才輩出,由張孝祥領銜,虞允文、范成大、楊萬里緊隨其后,悲劇的是陸游,本是狀元之才,卻因秦檜插足毛線沒撈到一根。那一年范成大順利完成了平民到公務員的華麗轉身,陸游也就此別過,轉身回去完成了他和唐婉的千年絕戀。

        南宋 趙伯骕 萬松金闕圖卷局部

        公元1162年,孝宗上位,范成大進京臨安,監管太平惠民和劑局,同年,陸游得以平反,恢復了進士身份,授為樞密院編修官,孝宗主戰,同為主戰派的范成大和陸游自然無話不說,再加上兩位同志各種興趣愛好又志同道合(詩歌,書法),自然形影不離,經常一起煮酒論英雄,把酒話桑麻。

        然而陸游本身更加激進,不僅主戰,還管孝宗私生活,出賣老板花邊新聞給了張燾,這孝宗剛備胎扶正,肯定要翻滾幾天的啦,很快孝宗就把陸游踢到鎮江府去當通判了,范成大作為同僚,人微言輕,也幫不了陸游什么,長亭外,古道邊,范成大只能手書《送陸務觀編修監鎮江郡歸會稽待闕》為其送行,以示安慰:

        寶馬天街路,煙篷海浦心。非關愛京口,自是憶山陰。
        高興余飛動,孤忠有照臨。浮云付舒卷,知子道根深。
        是說云門好,全家住翠微。京塵成歲晚,江雨送人歸。
        邊鎖風雷動,軍書日夜飛。功名袖中手,世事巧相違。

        ——范成大【送陸務觀編修監鎮江郡歸會稽待闕】

        詩中有“孤忠有照臨”,“知子道根深”兩句,說明真正懂陸游的還是他范成大,最后這句“功名袖中手,世事巧相違”說的是范成大拍著陸游的肩膀說:陸兄,功名對于你來說就是信手拈來,你安心去吧,要相信未來,相信自己,哪里跌倒哪里爬起來,不要碰瓷了。

        下一次相遇是八年之后了。

        公元1170年,范成大以資政殿大學士的身份出使金國,身在山陰老家的陸游本來已經準備好打包全家老小前往夔州任職了,得知消息后立馬跑到京口(鎮江)去守望范成大路過,擺下盛宴迎接,酒過三巡,陸游拋出他此行京口的核心話題:自己現在是沒什么用武之地,你范成大牛逼,就想讓你去當一回探子,記錄一下沿途民風民俗,繪制清楚道路,地形,軍備什么的,要是回不來了就當我沒說,要是回來了那就大有用處了!范成大一聽也挺悲壯,然后牢記于心,最后不僅不負使命,全身而退,還真把這兩個月的見聞記錄寫成了一本《攬轡錄》,同期,陸游也游山玩水寫下《入蜀記》。

        再下一次見面還有五年——

        范成大出使金國歸來,領命中書舍人,陸游卻在夔州想著杜甫的“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發呆。

        這五年里,范成大無論是身居朝廷高位,還是地方歷練,都混得如魚得水,上下贊服。而陸游則是先在南鄭磨刀霍霍,后在四川敗走殘年。

        當時陸游日子并不好過,1172年好不容易追隨王炎等著實現抗金大業,僅僅八個月,幕府解散,夢就破了,旋即被丟到成都去當安撫司參議官,他在《劍門道中遇微雨》說自己是騎驢入川,郁悶至極。

        南宋 趙禹功 雪中梅竹圖

        1175年,陸游和范成大終于再一次重逢了。

        范成大到任,看到老朋友這么頹廢,立馬特邀陸游為其參議官。

        兩個人一生都是主戰派,當時也都是和主和派相愛相殺不得志,知己相遇,一個人獨浪,變成了兩個人一起浪,借酒消愁愁更愁。

        兩個人在成都那是放浪形骸,徹底放飛了自我,沒事就飲酒賦詩、筆耕不輟,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嘛,而且一不小心,兩位大爺還活成了唱酬網紅。

        安于享樂,抗金大業忘了嗎?

        沒有啊!報國無門啊,看兩人寫的:

        千步球場爽氣新,西山遙見碧嶙峋。令傳雪嶺蓬婆外,聲震秦川渭水濱。

        旗腳倚風時弄影,馬蹄經雨不沾塵。屬橐縛褲毋多恨,久矣儒冠誤此身。

        ——陸游【成都大閱】

        北郊征路記前回,三尺驚塵馬踏開。新漲忽明多病眼,好風如把及時杯。

        青黃麥壟平平去,疏密榿林整整來。游騎不知都幾許?長堤十里轉輕雷。

        ——范成大【上巳前一日學射山萬歲池故事】

        然而好景不長,不久他們就被主和派舉報了,陸游領了一頂“不拘禮法”、“燕飲頹放”的高帽子,直接被CTRL+X,到浣花溪去鋤耕不輟、自號“放翁”去了,范成大身居高位,相安無事。

        被罷官后,陸游更浪了,不僅自號放翁,還自嘲“冷官無一事,日日得閑游”。

        讀書入仕一輩子為了啥?幾十年后,張載給出了答案: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陸游卻是一生心懷壯志,始終懷才不遇,報國無門,之所以選擇浣花溪,那是因為他懂得杜甫當年的國破山河在,懂得杜甫當年的有志無時。

        公元1177年五月,范成大意外被召回臨安,陸游更意外,但也無可奈何,只能依依惜別,長亭更短亭,一路上跟屁蟲一樣送了十幾天,走了一百多公里才終須一別,好基友一輩子,可見情誼至深。

        公元1179年(淳熙六年)秋,陸游轉任江西常平提舉,次年四月,江西發大水,餓殍遍地,陸游直接先斬后奏,開倉放糧。被趙汝愚一句“不自檢飭、所為多越于規矩”氣得直接辭官回了山陰老家。

        這時的范成大也好不到哪去,幾經起落,卻只能轉輾于地方,離廟堂越來越遠,雖有作為,終不得志,最后憤而辭官,回到石湖(江蘇蘇州)老家養老。開啟了長達十年的田園生活。

        公元1189年(淳熙十六年),朝庭又征召范成大為福州知州,范成大推脫不了,就想了個損招:走到半路(婺州,現浙江金華),范成大裝病說老子不去了,朝廷拿他沒辦法只得準了(以病請閑)。

        而同年的陸游好不容易在孝宗卸任前一天領到了禮部郎中兼實錄院檢討官,結果又去關心光宗的后宮花邊八卦,光宗皮笑肉不笑地給陸游親自戴上一頂“嘲詠風月”的大帽子,讓他滾回山陰老家。

        這倆老頭一人住江蘇蘇州,一人在浙江紹興,相隔不到兩百公里,自此就開啟了飛鴿傳書,遙相唱和的田園生活。

        南宋 趙伯骕 萬松金闕圖卷局部

        但這樣的田園生活不太長,倒不是因為哪個小人又嫉妒他們種地種得歡,而是范成大去世了。

        公元1193年,噩耗傳來,陸游正讀到他《攬轡錄》中的《州橋》:

        南望朱雀門,北望宣德樓,皆舊御路也。
        州橋南北是天街,父老年年等駕回。
        忍淚失聲詢使者,幾時真有六軍來?

        ——范成大【州橋】

        范成大的無奈,像極了陸游自己所寫的“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鬢已先斑”,想到如今故人陰陽兩隔,故國遙遙無望,這眉宇雕鏤的陸老頭不禁老淚縱橫。

        公元1209年冬,陸游也病倒了,翌年一月,僅余一絲游氣的陸游奮力寫完絕筆詩《示兒》也隨范成大而去,人之將死其言也哀,這一輩子啥都可以放下,就是“但悲不見九州同”。

        自此,兩位巨星,帶著遺憾,帶著悲憤匆匆走過了這悲劇的時代。

        八百多年后的今天,姑蘇城外范文穆公祠,穿越塵世迷霧,溯一路流光,長滿青苔的石碑刻著歲月如潮......

        參考文獻: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元 脫脫等
        《宋史紀事本末》元 脫脫等
        《史記·袁盎傳》漢 司馬遷
        《續資治通鑒》宋 李燾
        《詞林紀事》清 張宗橚
        《橫渠易說》宋 張載

        作者:淺淺笑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八面楚風  > 歷史文化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陸游絕筆: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范成大:出使金國,不辱使命!
提攜漢節同生死------談范成大的“使金七十二絕句”27
南宋”中興四大詩人”——范成大
宋孝宗之所以主動退位竟是怕丟面子?
以文會友范成大在蜀地與陸游成莫逆之交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今日河南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