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35元衣服,喂飽8億人,這個國外跪求的中國男人,才是我們的真男神


這樣的男人,

才是我們的男神。


國民男神


前一陣,

明星戀愛的消息鬧得沸沸揚揚,

有人脫粉,有人哭鬧,

甚至還有想不開的,選擇輕生。



相比于這導致網絡癱瘓的娛樂八卦,

有一條“重磅新聞”則被輕易蓋過去。



非凡君的男神:袁隆平

研發的“海水稻”試種成功,

最高畝產620.95公斤。



你或許不了解這有多大意義。

簡單來說:現在海水也可以種糧食了!



往大了講,

世界142.5億畝鹽堿地,

中國15億畝鹽堿地,

都可以“變廢為寶”,種植糧食。


如果在一億畝鹽堿地上推廣海水稻,

按畝產300公斤保守估計,

年產量至少能養活8000萬人。


寸草不生的鹽堿地


你或許更不了解的是,

就在前不久,

這個樸素的87歲老人,

剛剛攻克了水稻去鎘技術



大米去鎘是個什么鬼?如果你知道1931年震驚世界的日本富山縣“骨癌病”鎘米事件,就知道大米鎘污染帶來的后果有多嚴重。



輕則咳嗽骨折,重則痛不欲生,自殺解脫,而這一未引起國人足夠注意的鎘米污染致病,被袁隆平悄不聲息地化解。



“這樣的男人,

放在古代都能封神。”

而87歲的袁老,

卻從不在意這些虛名號、大派頭。

他留給人的身影總是步履匆匆

彎腰穿梭在稻田之中。


穿35塊的衣服,買10幾塊的領帶,我們似乎早習慣了他填飽全球十幾億人肚子的成就,而開始慢慢將其遺忘,甚至還有人覺得我們早已豐衣足食,他干這些就是“吃飽了撐的”。



但其實在國外,

他是滿世界跪求的國寶級男人,

連走在非洲街頭都會有人認出,

親切地喊他“父親”。



或許,我們真不該將他淡忘。1953年8月,袁隆平被分配到偏遠的山村教書,坐著燒木炭的汽車一路顛簸,來到離黔陽縣城安江鎮4公里外的安江農校。


這一待,就是16年。


期間他經歷了1960年罕見的天災人禍,眼看一個個因饑荒水腫的病人倒下,他心疼得輾轉反側,卻又無能為力。



一幕幕殘酷場景,讓他下定決心,發揮自己的才智,培育出畝產800斤、1000斤、甚至2000斤的水稻新品種。


可這一世界性的難題,談何容易?日日夜夜苦苦尋覓,他終于發現了第一株“天然雜交水稻”。欣喜若狂的他精心培育試種,卻以失敗告終。



1964年,他又好不容易找到6株雄性不育植株。正培育倒騰得興致勃勃,卻因歷史原因,試驗的壇壇罐罐被砸個稀爛。


袁隆平不忍放棄,他撿回來幾兜秧苗,悄悄藏在學校后面的臭水溝。但辛苦保留下的秧苗卻再次被毀。


1968年5月的一天,試驗田被人踩得稀爛,秧苗被拔光。從田埂邊的污泥里,袁隆平撿回了5根半埋著的秧苗,繼續干活,絲毫沒有追究是誰干的,'他是那種摔摔打打都不記痛的'。



1970年,試驗田所在縣城發生7.2級地震,人們紛紛撤離,但袁隆平就是不肯走,“我的試驗田就在這,我往哪走?”


陣陣余震里,他在田邊搭了個棚子繼續研究,就是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他研究出了“野敗”,成為所有雜交稻的母本。



正是有了“野敗”,

才有了養活8億人口的雜交水稻。

那時不比現在,

饑餓還是全球性的難題,

全世界有8億饑餓人口,

每年有1萬多名兒童活活餓死。


而中國在那樣特殊的歷史環境下,

情況尤甚,扒樹皮,吃觀音土···

全世界都在尋求解決饑餓的良徑。



“外國人沒有搞成功的,中國人不一定就不能成功。”


美國、日本等當時科技發達的國家,從1926年開始急不可耐投入大筆資金、設備,研究雜交水稻的培育,幾十年過去卻一無所獲。


當他們聽聞中國人研究出了雜交水稻,先是質疑、震驚,確認這一消息后,趕緊打聽是誰,沒想到得到的答復卻是:一名鄉村老師。這對他們的“打擊”不言而喻。


年輕時的袁隆平


1982年,國際水稻研究所的學術會議上,所長斯瓦米納森先生親自引到袁隆平走上主席臺,隨之屏幕上出現袁隆平的頭像和“雜交水稻之父”的稱號。全場起立掌聲雷動。



各國的專家一致認為:袁,是當之無愧的雜交水稻之父。


而在國內,袁隆平也獲得國家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特等發明獎。



轉眼1988年,

全國一半的稻田都在種雜交水稻。

這國外人眼中的“東方魔稻”,

讓他們吃驚又羨慕不已,

美國、德國、法國等等幾乎全世界國家,

都在排隊請袁隆平講課指導。



世界糧食獎創立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諾曼·博洛格在世界糧食獎頒獎儀式上與袁隆平握手致意,親自給他頒獎。



2006年,他還當選為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2014年,被提名諾貝爾獎。


他的辦公室里擺滿了各種證書和獎章,但老頭子本人卻沒有被各種榮譽堆得高高在上,堅持在一線做科研。


有次爬田埂,旁邊人想扶他一把,被他一下擋開了,'你以為我老了啊,我躥田埂比你年輕人還快當!'



成名后的他依然低調,

喜歡自在隨意的生活。


拉小提琴


打排球


玩象棋,

輸了還像孩子般耍賴皮。



學游泳,

救人是唯一的動力。


連今年被曝光的“豪宅”,

也堆滿了科研儀器,

被他全部用來搞科研,

沒有一點住宅氣息。



“我不在家,就在試驗田里,

錢夠用就行,最值錢的是腦袋里的東西。”


1998年,湖南一家事務所評定'袁隆平品牌'價值一千億,但他卻堅持不注冊。


偶爾出差逛街,也買幾十塊的便宜衣服,有次到香港中文大學作報告,他就扎了條剛在街邊用10元錢買的領帶。



但在科研方面,他卻“大手大腳”,毫不摳門,早在198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獎勵他的1.5萬美金,他就全都拿出來,成立雜交水稻基金,獎勵有成就的中青年科技工作者。


“名利對我沒什么用處,能下田就是最好的。”


我最大的夢想就是:田里的水稻長得像高梁一樣高,稻穗像掃帚一樣長,顆粒像玉米一樣大,我在田里走累了,就在稻子下面乘涼。



為了這個有些浪漫的夢,

他如今一把年紀,

還在學英語,

只為跟國際最前沿的科技接軌。


或許他就是有些人說的

“吃飽了撐的”。

但吃飽后的老人,

不是躺著刷娛樂新聞,

而是心中記掛著千千萬萬挨餓的人。



87歲的高齡,還能搞科研,

接二連三攻克難關,出創新,

把各種不可能變為可能,

給世人帶來一次次震撼驚喜,

他才是我們心中的真男神。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袁隆平:海水稻的“小目標”是畝產300公斤
產煎餅的山東臨沂,咋讓袁隆平破了超級稻紀錄
明星戀愛致網絡癱瘓,而這個外國集體跪求的中國男人卻無人問津……
袁隆平 事跡
2010年9月7日當代神農、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喜迎80華誕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今日河南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