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800萬美元給父母買樓的6歲女孩,后來怎么樣了?

2019-08-14

· 世界華人周刊出品 ·

作者:冰山

讓童真不再成為一種商品,是我們能給的最好守護。

6歲的那個夏天,還記得你們在做些什么嗎?

是在家里吹著風扇巴望著商店里的冰棍,還是在跟小伙伴暢快地玩著游戲,亦或是還在挖泥巴過家家?

那你有想過自己可以“贊助”父母買一棟800萬美元的樓嗎?

沒有!

也許想都不敢想,錢的概念只是眼里的糖果加游戲機。

但是在韓國就有這么一個6歲的女娃,做了這么一件事,在寸土寸金的韓國頂級富人區——首爾江南豪華地段豪擲千金買下一棟樓。

按理說,如此天才兒童,應該是無數父母口中引以為榜樣的“別人家的孩子”,但是韓國民眾卻因為這件別人家的事兒在青瓦臺網站請愿。

青瓦臺是什么地方,總統府邸!跟這個名稱搭配的都是國家大事,所以,提到青瓦臺,很多不怎么看新聞的人也能想到樸槿惠這位韓國前總統。

那么這個6歲的孩子,“出錢”讓老爸老媽買一棟樓怎么就跟青瓦臺扯上關系了?!

因為這件事情并不簡單,首先就是這個孩子不簡單。

1

孩提時代,我們還不知提款機為何物,卻依然認定錢是爸媽生產出來的,盡管我們取錢的過程相當艱難,比如撒潑打滾扯謊。

而這個6歲的孩子,卻是她爸媽隨意提取的ATM機,比如購入的那棟價值800萬美元的樓。

實在是令同齡人汗顏。

那她是如何在小小年紀就走上人生巔峰的呢? 

答案是兩個字,“網紅”。

這位6歲的韓國小網紅就是Boram,在全球著名視頻平臺Youtube上,她擁有3000萬粉絲,分別開了兩個賬號,一個是玩具評論賬號,一個是視頻博客賬號。憑借數量龐大的粉絲,Boram的一個視頻就能輕松收獲上百萬點擊,最高的達到3.76億瀏覽量。

有流量的地方就有錢,據韓媒報道,依靠視頻播放的貼片廣告、品牌合作以及視頻賣貨,Boram月入40億韓元,比許多韓國白領上班族一輩子賺得都要多。據韓聯社報道,韓國當地的一項民調顯示韓國上班族一輩子大概能攢8億韓元,40億存款才算是有錢人,Boram一個月就實現了多數人一輩子的追求。

看起來很是光鮮,妥妥的人生贏家。

但是事實真是如此嗎?

Boram的父母開了一個以她名字命名的公司,所有上傳的視頻都由專業人員精心設計。你看到的是童真,實際卻是一場表演,一場交易,Boram就是其中的商品。

還未知世事的年紀,她就在工作人員的指導下進行偷盜,假裝懷孕分娩,甚至還開車上路,也許在她的潛意識里已經植入這些都是自己很正常的行為的認知,也會對同齡的孩子產生影響,值得慶幸的是這些視頻經過韓國民眾的舉報,Boram的父母已經做刪除處理。

視頻可以刪除,Boram的處境卻沒有辦法改變,2017年,寶藍的父母曾被爆出虐待寶藍的行為,并收到法院傳票。

然而Boram已成為這對父母的經濟來源,簡單一點就是搖錢樹,既然是搖錢樹,那就得搖掉最后一張錢為止。

這不禁讓人想起前段時間爆出的杭州3歲童模遭父母虐待的新聞,3歲的年紀,跑幾步都跑不穩,就已經走入社會成為一名職場人,所有對于職場人的要求,3歲的孩子也必須滿足,所以她的身上出現了一道一道紅印,她的監護人美其名曰為孩子好,是在教育孩子。

只是3歲的孩子,談何教育?

不過是以監護的人權利,行使監工之職罷了!

2

每一場技術的革新,必定帶動新的職業興起。

網紅便是如此,乘著快速網絡和視頻平臺的風,迅速成為無數青少年的追求。

然而孩子哪懂選擇,不過是成人引導。

只因為大人眼里的“來錢快,不吃苦”,但是天下哪有如此美好的事情,不過都是等價交換。

大人也想做網紅,奈何吃不了的苦,又沒有新的創意根本無人問津,轉眼發現自己小屁孩憑借小小的萌臉、吐字不清的話語就能輕松收獲百萬甚至億萬流量,自然就走了快路。

不過看到這條快路的不止一人,競爭壓力迫使孩童更早歷練。

這是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在父母的逼迫下,對著鏡頭嚼令人害怕的章魚。盡管這對姐妹已經皺眉,發出難受的聲音,但是卻不敢放下。

▲ 來自Ttua Ttuji TV YouTube視頻的屏幕抓取

?這是一張稚嫩的臉,但眼神里已經充滿了世俗,說出的話都有了成人的套路;

這是6歲的小童星稻垣來泉,曾被強迫連續拍攝17個小時,被迫熬夜不允許休息,拍攝結束后她整個人都在發抖,但是她沒有拒絕的權利。

很多孩子也沒有拒絕的權利,他們或承擔著養家糊口的壓力,

或背負著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期許,把童真當做一場表演,并自以為是不可多得的本領。

然而3歲孩子的童言無忌也許是外人眼里的聰慧可嘉,18歲的童言無忌就是成人世界里的“俗不可耐”。

2008年奧運會,全球矚目的女孩林妙可,以一首《歌唱祖國》一夜走紅,雖然后來曾被爆出假唱,但成名是必然。

成名之后,她的媽媽極力想讓她進入演藝圈,帶她參加各種商業活動圈錢,然而女大十八變,逝去的“童顏”讓她再無競爭力,加上自身的不自知,從未努力修煉自身技能,被北電拒絕也是必然。

當她對著鏡頭依舊表演自己的童真時,有人覺得可笑,有人卻看出了悲哀,這是一個被耽誤的好苗子。

所有因為錢而來的聚,也會因錢而散。曾經臺灣著名的童星小小彬,2歲就開始演戲,并以在《下一站幸福》中可愛的梁曉樂一角爆紅,之后各方邀約不斷,還曾登過《快樂大本營》的舞臺。

但是后來因為上學,他接的工作就少了,也就是搖錢樹能搖下的錢少了,因為這個經濟問題,他的爸爸和繼母開始無休止的互撕,小小彬也因此形象受損,淡出熒幕。

3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低齡網紅的巨大效應,必然吸引更多的跟隨者。

就像十幾年前盛行的讀書無用論,是因為大人眼中不上學的人最后都成了老板一樣。如今的讀書無用論是因為網紅經濟的暴利。

今年5月,一個日本5歲的孩子宣布輟學開啟了“網紅進階之路”,他在視頻中宣揚讀書無用論,表示不讀書并不意味著不幸,并且用自己的自由鼓動同齡人輟學。

這位五歲孩子是否自由不得而知,不讀書是否意味著不幸也不是絕對的。

但是因為有了錢的加持,這位5歲孩童的話早已成了很多人的共識。

2017年,英國一家旅行集團First Choice曾做過關于兒童職業的調查,發現有50%的人想要成為視頻博主。

2018年,日本學研對小學生的理想職業進行調查,數據顯示視頻博主位列第三。

而在中國,不用數據,我們也能知道“網紅”這兩個字對青少年的影響。

有的孩子為了紅,真真實實地懷了孕;

有的在直播面前自殘,有的拿至親受害求贊。

長此以往,會是什么情況?這樣的下一代能承擔起未來嗎?

韓國民眾意識到這一點,他們在青瓦臺網站請愿要求限制網紅收入。

有人覺得這樣看太大了,只要在孩子小的時候攢夠錢他一輩子夠活就可以。然而就像“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一樣,少年時代形成的價值觀一輩子都很難逆轉。

在這些低齡孩子眼中,自己已經比很多成年人牛上幾百倍,對于他們而言世界很簡單。

而且就讀書而言,不是為了生活,是為了處于困境中能夠有所依仗。 

加拿大少年歌手賈斯汀比伯,14歲年少成名,突如其來的名利讓他迷失自我,沉迷毒品、違法犯罪,2019年被爆出患有抑郁癥。

那個聲稱讀書自由的5歲孩子以后會如何不得而知,但是曾經輟學的韓寒卻重新審視了當年的行為,而他還是一個家底殷實,博覽群書之人。

低齡網紅的經濟效應,說到底其實是一場“童真”交易,失去了特定的條件,一切終將會煙消云散。

人生不存在捷徑,你看到的捷徑只不過是別人想讓你看到罷了。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lindan9997  > 雜文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視頻 | 走出青瓦臺,樸槿惠將在這里安身
韓國 青瓦臺
韓國 青瓦臺
樸槿惠:人生如果再選擇一次,我寧愿死!
樸槿惠:一個貼著“悲苦”標簽的總統,不能帶領國家走向光明
現場視頻 | 樸槿惠搬離青瓦臺,場面有些意外……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今日河南泳坛夺金